张峡浩曲婉婷,天作之合的歌声如梦却真的意境

来源:搜狐娱乐 | 2015-02-09 15:15|点击:
张峡浩.曲婉婷《One Day》单曲封面
张峡浩.曲婉婷《One Day》单曲封面
 
 
  《One Day》的前奏一经响起,就仿佛带人回到了八十年代。那种静谧却饱满的质感,似乎只有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民谣巨星,才能玩出如此这般的味道。它让人想起Simon & Garfunkel、也让人想起Cat Stevens,还有那位曾经在经典民谣《Vincent》里,唱出过“Starry Starry Night”这样曼妙歌声的Don McLean。那是民谣最好的年代,也是流行音乐最好的年代,年代一去不复还,但好音乐却会回来。《One Day》这首歌曲,就像是从另一个时空穿梭而来。它是一首新歌,却从一开始就有了传奇时代才有的经典味道。
 
  但《One Day》并非来自某位旧时代的传奇巨星,这首歌曲的作者张峡浩,甚至还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年轻华人。当然,也正是在北美流行音乐的环境中长期浸淫,才使得张峡浩有着不同于华语音乐人的国际化格局;才能用一种最简洁的方式,去呈现一个更立体的音乐空间,以及超越音乐意义的另一种空间。
 
  提起国际化,人们或许首先会想到那些动次打次的舞曲,那些天花乱坠的音色,尤其对于《One Day》这样一首涉及到空间层次主题的作品,似乎越复杂、越华丽,才越是能够体现出这种主题的意义,但是张峡浩没有。《One Day》从本质上来讲,就是一首非常纯粹的民谣歌曲,中间甚至还点缀了一小段清新的乡村元素。虽然在创作思维和制作水准方面,这是一首典型的国际水准之作,一听就不像出自国内的音乐环境。但这却仅仅只体现在制作与后期等技术细节,而在歌曲主体上,这首歌曲却相当简洁和清新。
 
  对于张峡浩来讲,《One Day》不是一部好莱坞悬疑大片,六度空间的概念,首先就是关于人的概念,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距离感的概念。也因此,他并没有用绚丽的元素,去搭建一个魔幻的王国,创造一个华丽的空间氛围。他用的只是一把箱琴,而且还拔掉了插头,用一种完全“不插电”的形式,回归了人的本源、回归了内心的世界。这种音乐技法上反技术的运用,不仅更好地还原了空间的纯净感,也让整个音乐的质感更接近自然与心灵。
 
  曲婉婷的合作加入,则更是《One Day》的神来之笔。六度空间本来就是一个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概念,曲婉婷的跨刀相助,不仅让作品本身点题,让空间感有了互补和互动的效果,其优美和雍容的声线,在音乐的意义上,也起到了为作品增添一种层次感和空间感的效果。
 
  的确,张峡浩和曲婉婷在创作与演唱上的天合之合,不仅最大限度突出了六度空间的概念,其实也很好地印证了和声的美学。张峡浩的恬静和曲婉婷的优雅,让这首只有一把吉他伴奏的歌曲,竟然也有了多重的空间效果。尤其是曲婉婷的和声,甚至让人在听觉上会有一种作品采用了弦乐编曲的错觉。这或许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在音乐上最好的印证,越简单越纯粹的乐器和歌声,有时候就越代表着自由与自然,也才能让音乐人可以在更开阔的空间里,有着更自如的发挥。空间感,不仅适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其实同样可以用来体现音乐的意义与美感。
 
  音乐是用来听的,但好的音乐同样更可以带来一种温暖,带来一种力量。《One Day》是一首如梦如幻般的歌曲,但这个梦却并不虚无飘渺,不是泡影也不是泡沫,只为满足感官的享受。在经过吉他的琴弦,经过曲婉婷和张峡浩的歌声后,这首歌曲最终还是会带你走出困境,通向另一个充满希望的空间。



责任编辑:有心人





第一时间获取娱乐资讯,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『全球电影资讯网glofilm』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全球电影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

相关阅读